Hi,欢迎光临:中国南方艺术(www.zgnfys.com)!收藏我们 [高级搜索]

剧作家陈明与丁玲姐弟恋携手半生

2019-05-30 09:39 来源: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

大众日报·新锐大众记者 逄春阶

随着年龄增长,我越来越爱看老一辈人的口述类纪实作品,比如陈明的《我与丁玲五十年》。书中有些细节,忍不住潸然泪下。5月20日凌晨1:50,陈明在北京逝世,享年102岁。一个见证历史的老人,带着曾经的欢欣、磨难和传奇,悄悄走了。

1946年,陈明、丁玲夫妇在河北张家口

1946年,陈明、丁玲夫妇在河北张家口

丁玲与陈明的婚姻在70多年前极为罕见。丁玲比陈明大13岁,丁玲先是以文学成就,继而因率西战团出征闻名全国,陈明则名不见经传。他们的结合,引来众多非议。

陈明在《我与丁玲五十年》中回忆,丁玲鼓励他:“随他们说去,让他们说上几年,还能说几十年?”

五十年风风雨雨过来,陈明成为丁玲泥泞路上的搀扶者。丁玲生命中的点点滴滴,都存留着陈明的心血。

晚年病中的丁玲,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创作上都离不开陈明。正如她自己所说的:“如果没有陈明,我一天都活不下去。”

在《我与丁玲五十年》中我看到了好多温暖的细节,比如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的创作灵感,来自于偶然的一瞥:“在辛庄的时候,我们住在一家地主的院子里.主人住在朝南的北屋,夏天门口挂着竹帘。我们在南屋坐着,见大门进来一个女孩子,十五六岁的样子.看上去很活泼,穿着一身很薄的花洋布衣服.经过我们的门口往上屋跑过去。丁玲立即抓住了这个人物的形象。她很快想到,这样的小姑娘在土改中将会是个什么样的角色?应该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?是斗争,是团结,是教育,是不管不问?这就是后来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中的黑妮。”

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我读过,对黑妮的印象很深,不想这个形象受孕于如此普通的一个画面。

又比如,丁玲写作这部书的时候,陈明“在屋子里砌了一个火炉,这样丁玲写作时,后背还可以靠着火炉取暖。”

这些细节,让我再捧读丁玲的那部长篇时,会读出更多的信息。

《我与丁玲五十年:陈明回忆录》陈明 口述,查振科、李向东整理,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

陈明的回忆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细节,丁玲被批斗,从桌子上被人推到台底下,腿扭了,肿了。“找谁呢?找不到人哪,医院不给看病啊,没办法,我就去找支部的蔡书记。我问他兽医院有没有关系,得给丁玲看病哪。他说可以,他就给我写了个条,我就去拿了点治牲口的药,回来给丁玲敷了。”一个著名作家,被批斗扭了腿,竟然用治疗牲口的药来疗伤。人受伤了,牲口受伤了,从生物学上看,没有区别。在那个非常时期,能治疗,不管是啥药,都传递着一种温暖和善意,允许治疗,就说明人性的火苗还没有泯灭。

一个作家作品的流传,得有在乎的人传播,陈明与丁玲相濡以沫,打死他也放不下丁玲,他晚年为丁玲作品的修改、整理、出版,倾注了大量心血。他完成了《丁玲文集》一至六卷的校勘、七至十卷的编辑和校勘,编辑出版了丁玲在延安时期的作品集《我在霞村的时候》,丁玲、陈明书信集《书语》等。这一切,都是别人所无法替代的。

如果陈明没有遇到丁玲,可能成为很好的话剧演员,他是延安抗大文艺活动骨干,演过《扬子江暴风雨》、《放下你的鞭子》等话剧。或者,他会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文艺干部。但是,命运让他与丁玲一起,他也就成了丁玲的拐杖,在硝烟弥漫的战火中,在眼泪和血泊中,在泥泞路上互相搀扶着前行,不离不弃,无怨无悔,成就了一段文坛佳话。

陈明以102岁高龄辞世,我想起了丁玲鼓励他的话:“随他们说去,让他们说上几年,还能说几十年?”丁玲去世后,陈明默默地为她做着一切。而非议他们的那些人大概也都谢世了吧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陈明先生安息!

赞赏也是一种态度
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  2019-05-30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收藏

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